当前位置: 杭州地铁网 > 地铁服务, 新闻 > 文章正文

售票机最好能有语音提示 “专业乘客”的地铁体验建议

admin 发表于 2012-11-19 07:46 | 阅读 1,878
 

昨天共有3万多市民进入试乘了地铁一号线,体验之后,他们有什么心声?对杭州地铁的不足、需要改进之处有什么意见建议?除了普通市民乘客的呼吁,一些“专业乘客”体验过后的看法或许更具备代表性,来听听他们有什么看法。

  乘客沈国强:

 

  杭州旅游集散中心观光巴士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沈国强曾在公交集团下属的分公司从事公交安全行车管理近10年,对于公共交通的服务举措和安全管理颇有心得,他在体验时很注意地铁与公交的对比。

  沈国强说,杭州地铁的广播(报站、提醒)还需要改进,比如,每到一站最好有地面公交线及杭州标志性建筑所在地方向指导,有大型和主要建筑物、机构介绍提示。

  在引导标志方面,要做到一目了然,一看就懂,一路畅通,如:厕所、要去的位置方向,在龙翔桥出站,有两个出口,应该在不同出入口前标明,往这可去往哪里。比如,武林广场等处地面入口字太小,颜色欠醒目,天暗更看不清。

  自动售票机若再配有语音提示会更方便更快速,比如我选择要去的站,显示屏上是6元,同时有语音提示“请投币6元”或许会减少队伍长度。

  城站是个大站,客流量特别大,可厕所位太少,男厕位2个、小便位也只有2个。

  便民服务项目应该增加,如突然下大雨了,从地铁上下来乘客走到地面出口,没带雨伞的人会在出口处躲雨停留,地铁站若有伞或雨披借用可及时疏散人。

  另外,地铁站内和车上可以备一些常用药,如创口贴、晕车药、救心丸等,工作人员要学点急救实践常识,以应对乘客突发状况。

  沈国强在从城站返回龙翔桥时,随机问了12位体验者“你办理了乘地铁的IC卡了吗?”回答都还没办,可见运营前期自动售票柜机前压力将不会小,应该主动与充值点与银行、超市联盟办理乘地铁的IC卡,方便充值推广使用刷卡,尽量减少用现金支付乘车。

  乘客谢德林:

  国家无障碍建设专家、浙江省肢协无障碍促进委员会副主任,曾任全国第八届残疾人运动会杭州市筹委会场馆与无障碍建设指导组组长

  谢德林随身带了一把钢卷尺,看到有残疾人的无障碍设施时拿出来量一量,看看是否符合规范。

  谢德林说,杭州地铁站内很多盲道不符合国家标准,比如行进盲道,武林广场和西湖文化广场站的行进盲道触感条宽度为45毫米,比国家规范大20毫米;行进盲道中心距为80毫米,比国家规范大50毫米。武林广场及西湖文化广场站入口处的提示盲道圆点与圆点之间的中心距为70毫米,比国家规范大20毫米。另外,有些盲道设置比较随意,有些盲道只设置在出口处,而入口处均无盲道引入。

  盲道在交叉口和拐弯处都设置错误,提示盲道过长,可能造成盲人无法行走。行进过程中提示盲道设置不宜超过1米。

  杭州地铁站内(武林广场及西湖文化广场站)无障碍专用厕所入口的门宽均太窄,净宽仅700毫米,这样会造成残疾人的轮椅无法进入,国家规范要求,所有门宽必须达到800毫米。

  残疾人使用的低位小便器的高度高出国家规范要求,而且小便器两侧均无设置安全扶手。

  坐便器旁边距地面0.4米-0.5米处最好要设置求助呼叫按钮。洗手盆两侧虽设置了扶手,但低于洗手盆,规范要求应高于洗手盆30至50毫米。另外,洗手盆前缘没有设安全抓杆。

  还有一点,坐便器水箱放水开关因未设置杆式或突出形的开关,这样上肢残疾人可能无法使用。

  乘客潘骏:

  浙医二院医生,参加了杭州地铁乘客守则编制听证会

  潘骏曾在香港生活三年,坐过新加坡、中国香港、台湾、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等近10个城市的地铁。他坦言,因为坐过新加坡、中国香港、台湾等地铁发达城市的轨道交通多次,所以特别注重乘坐体验。

  潘骏说,对比一些先进城市,杭州地铁站内的色彩应用不够合理,特别是一些站名、指示牌、提示语等运用的色彩视觉冲击力不强,不能让人一眼就识别,“比如站台上下客的箭头都是黑色的,不够醒目,如果用鲜明的对比色,就能一眼区别出来,有利于引导乘客上下客,提高效率”。

  “国外一些城市地铁在下客处前方,指示牌出来指明方向外,一般在后面还会加上一些地标性的建筑物,这样就能让不熟悉站点周边环境的乘客迅速定位,知道从哪个出口出站,而不至于再去查看墙上的地图。”潘骏说。

  体验时,潘骏的手曾被两扇关合的门夹住,虽然没有受伤,但他认为,地铁应该具有防夹的技术手段,“香港地铁关门时,如果乘客的东西被夹住,两扇门会立即再次打开,列车就会立刻停止启动。杭州地铁如果不能在技术上解决这个问题,至少也应该在门上设置醒目提示或是在关门时进行语音提醒。”

  他还认为杭州地铁的提示语、标示应该做得更加“温馨”一点,不应该只是几句冷冰冰的短语或者枯燥的箭头,“比如香港地铁中,‘禁止饮食的标示’是一个汉堡加一个叉,很卡通;提醒语很多以打油诗的形式出现,很风趣,这样乘客也易于接受。”

  在城站火车站的一个出入口,潘骏还给指示牌挑出了一处错误,“浙医一院分院的英文注释‘zhejiang NO.1 Hospital’,这个英文字面理解为浙医一院,而浙医一院和它的分院属于不同的资质,容易让老外混淆。”

  潘骏只给杭州地铁打了“及格”的分数,他认为杭州作为一个立志创建世界旅游城市、并参照香港地铁发展模式的城市,应该接受乘客挑剔的目光。

  乘客段小姐:

  浙江大学教师,曾留学香港,坐过香港、上海、南京、北京等多地地铁

  段小姐说,杭州地铁的硬件、服务做到位的同时,还应该注重引导乘客良好的乘车习惯,“如果能在乘客上下电梯进行‘请抓好扶手,靠右走’的提醒,就能让乘客留出电梯另一边的空间让赶时间的人快速通过。”

  “地铁站内垃圾箱少了点,也没有设置报纸回收点,南京等城市的经验说明,不及时对地铁站内发放的免费报纸进行回收,容易造成环境污染和秩序混乱。”

  其他乘客意见

  周先生:无论是上海、南京、广州还是香港的地铁,乘客都是在通过出站闸机后再根据标识寻找自己要出去的口子。杭州的地铁却在出闸机之前就要事先确定自己需要从哪个口子出去,而各出入口的指示图又都在出站闸机以外的地方,离得较远,乘客无法看清。乘客选择错了出口,就没办法再回到闸机范围内另行选择出入口,只能通过远距离的绕行到达目的地了。所以建议,杭州地铁能否把站点各出入口的指示图移到闸机范围以内,以方便乘客选择正确的出入口后再出站。

  陶小姐:地铁一号线站内的候车椅都非常有特色,上面有印着一副栩栩如生的水墨画。美则美矣,但是因为座椅是石材的,大冬天坐上去,还是有点屁股发凉。我看到边上有个小姑娘,坐了一下就被“冻”得马上站起来了。

  候车椅的数量不够多。我留意了下,每张石凳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远,一张石凳坐个四五个人已经差不多了。如果真到高峰期,这些石凳肯定是不够坐的。

  张先生:西湖文化广场站是一座重要的换乘站点,不过要找到这些出入口却并不容易,我在西湖广场周边兜了十多分钟,始终没有看到相关的提示。最后一名保安人员告诉我,地铁的出入口是沿着中山北路分布的,并不在西湖文化广场里面。

  地铁志愿者小蒋:在志愿者工作中,发现有不少乘客向我询问厕所在哪里,希望厕所的标志可以更明显,更多一点。

关键字: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