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地铁网 > 新闻 > 文章正文

地铁施工震裂三栋居民楼 楼体已开裂楼房下陷

admin 发表于 2011-11-25 07:11 | 阅读 2,614
 

“南京路301号三栋居民楼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家住3号楼的郭先生日前向本报反映,南京路与哈尔滨路路口位置半年前开始地铁施工,9月下旬,居民发现楼体开裂、楼房下陷,要求地铁施工方中铁九局停工;10月29日,施工方自行停工,居民传说挖掘现场挖出的全都是淤泥和沙土,和开挖前勘探的岩石结构不符。居民至今还住在此楼等待问题的解决。

    居民楼现场:裂缝二十多处楼梯平台下沉

    接到居民投诉,11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南京路301号,向一位过路妇女打听得知,南京路301号共有三栋楼,听说被地铁施工震裂了,3号楼最为严重,2号楼情形轻一点。可以看到,3号楼在南京路的东侧,地铁施工围挡区域位于南京路的西侧。南京路此段原为北向南三车道行驶,地铁施工后减少为两车道通行,南向北方向禁止车辆通行。

    在2号楼和3号楼的单元门外,都能看到张贴着楼房开裂的图片、施工图纸和长达4页A4纸的《致南京路301号业主》书。记者在3号楼2单元门口遇到了住在该楼的魏女士和赵海霞,她们说很多裂痕在屋里面,比外面还明显,并带着记者看了楼里楼外的裂缝。

    3号楼西面南京路临街的一楼是一排店铺,一家裁缝店的女老板指着下陷的地砖说“就是放炮震沉了”,她店里的天花板也裂开了大口子;隔壁的美发店没有开门营业,门口的台阶也裂开了缝;排骨米饭饭店的厨房里,一道斜纹从屋顶向左下方斜着延伸到墙面半腰处,如同汉字中的一撇;一家小超市饮料货架后的墙壁也是斜着裂开的,与前一家的裂纹走向和缝隙宽窄如出一辙。

    赵海霞指着3号楼3单元顶楼的窗户说那是她家,窗户下面有一道裂缝,也是向左歪斜,看上去有一米多长。她听说地下爆破就像地震的原理一样,对顶楼的危害最大。在去她家的路上,记者看到同一单元的503、603两户的大门都与墙体间隔了一定的空隙。

    走进赵海霞家里,记者发现这道裂缝在卧室窗台下方,被暖气片挡住了。赵海霞的母亲说,她原先都是头朝墙睡觉,前一阵突然感觉到透风,才发现这道裂缝已经透气了,窗户上方也出现了斜纹,窗台也裂纹了。10月份刚发现,房顶的预制板裂纹了,正好一个楼板一个楼板裂开了,下雨就担心漏雨。洗手间和厨房的裂纹横跨了两面墙的对角线,与卧室的裂缝都在一条东西水平线上。赵海霞指着图纸告诉记者,按照施工图纸,挖掘的隧道线路正好从这里的垂直地下穿过。

    绕到3号楼东面,3号楼和2号楼之间有平台连接,可以看到平台下沉了大约两公分,表面的瓷砖脱落了掉在地上,平台上的墙也裂开了两三公分宽的口子,可以伸进手去,还能看到新鲜的红色砖头断面。

    3号楼4单元楼梯的外墙近乎竖直地裂开了,二楼和三楼楼梯转弯处的窗户平台下都有一两条斜缝,无论从楼外往里看,还是从楼内往外看,裂缝都是存在的。

    居民这样说:

    1、从要求停工到主动停工

    在赵海霞的家里,她和业主代表梁作元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赵海霞说,没法说哪一天开始裂缝的,最早发现裂纹是9月份的一天,赵海霞和魏女士等人一起上楼时,无意中看到了3号楼4单元二楼和三楼楼梯转弯处外墙体上的两道裂缝,发现时就裂得很长了。看见这两道裂缝之后,她们才开始注意家里的裂缝。她家的裂纹是10月份发现的,发现时裂缝里外都透了。

    随后,其他居民陆续发现楼体开裂、楼房下陷,情况随着爆破的继续越来越严重,居民开始着急了,几次三番和中铁九局施工人员交涉,要求先停止施工,检测地质情况,对方却一直不谈。从9月20日晚上开始,居民找中铁九局谈判,对方表示谁家有问题给修修补补。一开始说早上8点到晚上5点半之间爆破,不要一直爆破到晚上11点。当时中铁九局给居民写了承诺书,说是不施工了,看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结果一直瞒着居民施工。

    梁作元介绍说这期间还有一些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事情,例如,谈判当天晚上11点多我们找中铁九局签完承诺书,说不施工了,3号楼四单元凌晨1点多钟突然就断电了,是一户租房子的年轻男子还在上网发现的。第二天,居民找电业局的人修了电线,修的时候,梁作元问过电工,是外部电线被剪断了。居民不敢直接说是谁剪断了电线,但是,这件事情也让居民产生了联想。

    居民一再要求对方停工,却没有事实的停工,这令他们深感不满。居民觉得对方承诺了却还是施工,只能强制停止施工,于是居民自发地组织起来到工地门口维权,阻止施工人员继续往外运土石方。老太太们白天值班,整个楼座的男性晚上值班,每两个小时轮一班。

    赵海霞的妈妈就曾经坐在楼下小卖部那里看着,阻止施工。那天赵海霞也在家,她看到20多个不明身份的男青年在马路对面站着,扬言老太太们要是想走这个门就动手,居民就给110打电话,民警来了之后,这些男青年说在等结婚的。过了不长时间,这帮身份不明的男青年就走了,也没有婚车过来。当时是中午,虽然没有冲突起来,但是家里的男性都放下工作赶回家,担心家里人有危险。

    郭先生告诉记者,对方依然没有停工,一开始,居民来了,施工人员就不运土石方;凌晨,居民不看守了,施工人员就抓紧往外运。后来,居民24小时轮流值班,集资买了铜锣和喇叭,一有情况就敲锣吹喇叭通知居民,让家家户户都出来阻止施工。

    从10月25日到27日,居民都没让施工人员往外运土石方,中铁九局向居民传达了自己的态度:应该鉴定房屋之后才能说是不是他们的责任,但是鉴定期间不停工,并且所选鉴定机构必须告知他们。

    居民要求停工,但施工方依然坚持没有问题,工程仍在继续。在这之后,10月29日,中铁九局突然自行停工了,停工的原因却令梁作元等人感到害怕。

    2、到底地下出了什么状况

    梁作元说,他和赵海霞的丈夫王斌等业主代表有一天晚上到地铁工程部与之沟通时,业主们还是这种要求,“第一,停工”,中铁九局组建的“青岛市地铁一期工程(3号线)第六标段项目部”错埠岭-清江路区间(简称岭清区间)项目经理张录卷在答业主代表提问时透露,现在不是居民要求他停工,而是他必须停工了,原因是现在在地下遇到一个比较复杂的地质状况,这个地质状况和初期的勘测报告有比较大的出入,隧道挖掘现场挖出的全都是淤泥和沙土,和开挖前勘探的岩石结构不符。

    之前居民要求停工却没停,现在停工了,是基于这样一个原因。停工之后,居民代表感到庆幸,但是同时又感觉害怕,害怕的是到底地下出了什么状况。

    停工之前,楼体就出现了裂纹,居民希望停工之后不再恶化了。与愿望背道而驰的是,停工之后,居民们观察到裂纹越来越多。梁作元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他经常会在楼下看,看楼面马赛克上出现的小细纹,他说这些细纹不是一条一条单独的,而是能够连起来的非常明显的斜纹,这些斜纹在停工之后陆续出现。赵海霞家屋顶的楼板,停工之后每块楼板之间都出现了裂纹,以前没有。

    梁作元毫不隐瞒地说他是学铁道工程专业的,停工之后裂纹还在发展和扩大,他认为这说明地基有问题,发生了沉降,他们想知道,到底地下出现了什么问题?一定要有人下去看看才行。

    由于通往地下的入口在施工处围挡的院子里,赵海霞说王斌和几位业主代表曾经进入这个院子里,跟中铁九局及民警沟通之后要求下去看。在当地派出所民警的协调下,中铁九局一开始口头承诺可以下去看。居民代表已经做好了相关防护措施,有人陪同,戴上安全帽,准备下去了解相关情况。本来是达成一致可以下去看的,项目经理张录卷突然得知此事,立刻否定了,“绝对不可以下去看”,不可以看的原因却没有说,直到现在也不让下去看。这让居民感到更加害怕,到底为什么不让下去看?

    现在居民们认为是地基有问题了,如果不是地基有问题,楼体不会发生变化。居民希望先找个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检测一下,看看房子目前下沉到什么程度,还能不能住,如果不能住了,就先搬出去,3号楼共4个单元,每个单元有15户人家,一共60户,人的安全是第一位,赔不赔偿都是后话。

    因为看到中铁九局每天都来监测,居民们希望能看一下监测记录,看看地基是不是真的往下沉了,有没有人身危险。第一次找机构检测,来的是中铁九局的一位姑娘和一位年纪大的人,他们说这些竖纹确实不是干裂,而是因为震动。

    双方后来约定,在双方知晓、充分告知的前提下,再去做鉴定,而且会提前知会居民。业主代表也表示这是对方的个体行为,对方可以去鉴定,业主保留否定鉴定结果的权利。在一个星期一下午四点多钟,下着雨,来了两位六七十岁的老人,头发花白,说是来自在建筑工程质量方面具有司法鉴定权利的鉴定所,拿着一个工具测了测裂缝。由于很多居民家里都没人,赵海霞等人被搞得很被动,向他们要委托函看看,他们没有,后来再没来过。

    梁作元一再地说,站在业主的角度去想,最重要的并不是鉴定结果,对他们来讲,第一重要的事情是安全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得到保障,第一个问题是事实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地质问题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

    住在这里的许多老人对他们讲过,这一片地原先是一些大坑、大湾湾垫起来的,当时很多回填的土就是一些垃圾,居民去看过挖出来的材料,土里面还夹带着塑料袋。软地基抗震性本来就差,又在地下11米2处爆破,居民担心地基根本撑不住,所以,希望找一家有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来检测;如果地下是岩石的话,抗震性也许还能强一些。

    魏女士拿着一张复印的施工图纸,说是从工程部里拍下来打印的。她指着图纸说,南京路东侧要建的是一个通风口,阴影部分刚刚完工,3号楼楼下是地铁的两条通道,他们已经挖到这里了,在地表往下11米2的深度施工,3号楼底下全都是挖开的,是空的。

    一方面,业主代表要求下去看,对方不让看;另一方面,业主代表多次索要各种数据资料,施工前的报告、施工流程的批文里会有各种数据,例如施工前楼房的状态、竣工图、地质资料等,但是,业主代表一个材料也没得到。梁作元曾经到中铁九局去要过,经理不在,总工程师不在,数据不在,办事员都说他们说了不算,打电话给经理,经理说上面会处理,资料不能给业主。

    施工方这样说:有些情况不清楚

    随后,记者拨通了中铁九局组建的“青岛市地铁一期工程(3号线)第六标段项目部”错埠岭-清江路区间(简称岭清区间)项目经理张录卷的电话,在说明情况后,他让记者“找地铁公司,这由地铁公司出面”。记者表示是张录卷在现场监督指挥,要找他了解一下现场情况,何时发现问题、如何排险等等,张录卷说“你找地铁公司吧,我不知道什么情况,现在正在鉴定”。记者继续追问地下的地质构造是什么情况时,张录卷还是重复说“我没法跟你说,你还是找地铁公司吧”,便挂断了电话。

    随后,记者联系了青岛市地铁公司,王秘书告诉记者,“我们是建筑单位,宣传我们把握不住。我们有程序,居民找我们,我们就按照信访的程序走;你是媒体,来到我们公司,要怎么接待也要通过地铁指挥部统一安排,不通过他们安排的话,他们会找我们。……张录卷就是负责我们的业主代表的,他就能负责了……

    记者后记:期待真相

    在采访过程中,有一段话赵海霞重复说过好几遍:“我们知道这是政府工程,我们也支持地铁建设,但是不能把房子震裂了。即使在发现房子裂缝之后,我们还只是怀疑是不是发生了问题,但是对方总是回避,他越回避,老百姓心里越没数。到后来,他自己不施工了,我们心里就更害怕了。他如果直面解决的话,把资料都拿出来,证明确实是安全施工,我们肯定心里就安全了。” 其实,如何处理事故,温家宝总理7月28日在温州动车事故现场发表的讲话的可以作为一个指导,“有关部门确实应该认真听取、严肃对待群众意见,包括各种质疑……要给群众一个明白的回答”,“这起事故能否处理得好,其关键就在于能否让群众得到真相。”(记者 毛慧)

关键字: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