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地铁网 > 新闻 > 文章正文

城际高铁催生长三角一小时生活圈

admin 发表于 2010-07-06 13:42 | 阅读 3,285
 

image

对于城际高铁的速度,可能用数据比较显得更加直观:F1赛车的速度是每小时200公里,波音飞机起飞的速度是每小时300公里,而沪宁 城际每小时的速度将达到350公里。坐在城际车上,穿梭城市之间,生活就如钟摆般,从一个定点到另一个定点,然后再回来,这就是“钟摆族”的生活。是什么 原因让他们选择了这如钟摆般的生活?

文 青牧 图、资料

“钟摆族”是指那些在一个城市工作,在另外一个城市居住生活的人群,他们或每天往返于两地,或每周来回于两城。沪宁铁路的通车,使长三角地区越来越多的人成为“钟摆族”,他们中大部分是迫于就业或住房压力做此选择,然而不少人也享受着这种生活方式。

爱情之酸:了却周末婚姻

他叫Vincent Zhu,任职于上海宏涂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他这次的目的地是南京妇幼医院。“女儿会不会像我多些?”和所有父亲一样,他的内心有些激动。他坐上D5402次车的硬座,脑海中顿时闪现出向妻子恋爱求婚的点滴片段。
D5402次车对于Vincent而言是辆幸福的列车,这里有他和她最熟悉的位子,这里装载着他求婚时的忐忑,还有现在对孩子的未来模样的揣测……
Vincent是个典型的钟摆族,钟摆年龄接近5年,钟摆生活让他认识了自己的妻子,并在那里安了个家。“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做化工原料,当时公司在南 京有个办事处,我常常奔波于上海与南京两地。”用Vincent的话来说,他一个月里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火车上度过的。
恋爱的甜蜜让他经 常钟摆于两地,“最多的时候,当天来回,上午在上海上班,下午请个假立即赶往南京约会。”这样的日子让他兴奋不已,“谈恋爱的时候再累都觉得开心。”结了 婚之后,Vincent和妻子更多的是考虑到经济路费问题,“当时一周就回去一次,要么我妻子来上海,要么我去南京。”
这次和往常有些许不一样,他下了火车后,直奔出站,打了一辆车,迅速赶往医院,6月24日,8公里20元,Vincent至今都将这张车票藏在皮夹子里。
有了女儿是幸福的事情,可是女儿带来的烦恼让他开始有些犯难,比如孩子的读书问题?Vincent的妻子是南京人,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工作稳定,收入 颇丰。Vincent是湖北人,虽说在上海闯荡将近10年,但是离“上海人”一步之遥,“现在有政策,只要居住证满年限符合标准就可申请做上海人,但是只 要一天没拿到,心里还是发慌。”Vincent告诉记者。
为了女儿接受更好的教育和生活,妻子已经辞职放弃南京事业单位,离开爸妈来上海寻求 新的机会,而Vincent也已做好准备,努力赚更多的钱,“孩子回来后我打算置换套新房子,当然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成为上海人,结束周末夫妻的局 面。”见了女儿之后,他选择当天回上海,继续钟摆,为了他的事业,为了他的孩子还有他那个上海梦。
”钟摆族“最早发源于北京、上海、广州等城 市。南开大学社会学系系主任白红光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钟摆族”的出现,突破了原先城市之间界限,他们工作生活双城化、社交网络拓宽,就业、置 业、生活方式等观念有了新的变化,原先的单一城市生活工作模式被打破。这也表明我国“城际联系”开始增多,未来各城市之间的连通性会更强。

工作之甜:追逐心中的梦想

她叫黄丽,南京市皇后大道服饰广场的服装店老 板,她这次的目的地是上海七浦路。“我们的货40%来自广州、深圳,60%来自上海、武汉。行话把广货和上海货叫正版,挑身材,越穿越靓,看上了就不会走 单,特别是上海货,绝对是市场前沿代表;武汉货叫大陆货、A货,价廉物美,不挑身材。
她通常会搭乘早上6点24分动车,花上93元坐 D5403次车的硬座,咣当咣当一个小瞌睡就到了,8点58分到达出站直奔上海火车站北广场,搭乘929路到海宁路下赶往七浦路进货。下午2点回到上海火 车站,再坐火车回南京。“一般一周来两次,南京比上海热些,更新式样要快。对生意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越快越好!沪宁高铁开通,我们做服装的受益最大。 别看相差时间不多,可是时间就是金钱,平时坐动车去七浦路,一到中午,根本没法点货。”
黄丽就曾经因此上过当,2007年市面上流行女士打底 裤,她从七浦路批了10种款式6种颜色打底裤1000条,批发价6000元,“那天去晚了,都是人,根本没法验货,因为七浦路有个潜规则中午以后就开始接 受零售,所以若没掐准点,只能自认倒霉!”黄丽兴冲冲地拿着1000条打底裤,直往新客站赶。不料,回家后打开一看数量根本不对,少了80多条,“就为了 这80几条,我只能第二天再去七浦路换货。”吃了这个亏后,黄丽把以后所有坐车时间都定在6点24分,“为了赚钱,就只能少睡一会儿。”
虽说 黄丽在南京生意红火,可是一周两次批货充当“上海女人”的情结让她对这座大都市充满了幻想,“你看上海女人的穿衣打扮,说话举止,真嗲!”黄丽学着上海女 人的腔调和记者说道。“高铁,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学做上海女人,变得小资。”黄丽近期的计划是带上父母,一家人坐沪宁高铁到上海参观世博会。
目 前,坐高铁的有几种人,一种是嗅觉灵敏、前来探路的商人,一种是尝鲜的商旅客,一种是随车的技术测试人员,最多的是旅游团中老年旅客。据统计,如今每天大 约有7万至10万人往返于广深城际铁路上,在上海-杭州间的“钟摆族”每月约有6万人次。这些数字放在广州和上海庞大的人口总基数中,显得微弱无力,可在 欧洲,摩纳哥的人口总数也只不过三万多。想象一下,近两个摩纳哥国家的人口都在广深、沪杭间进出,是何等壮观。

生活之苦:望而却步的高房价

他叫张华,复旦大学博士生,家在南京,过着典型的“5+2”生活,周一早上5点半起床,乘上近一个半小时的地铁,7点换乘动车,两小时后到上海上课。周五下午返回南京,与老婆团聚。这是他两年前读书时过着最频繁的生活。
由于每次都乘坐同一车次的动车,张华还认识了不少过着同样生活的朋友。大学临近毕业时,张华也想过说服自己的妻子来上海来工作。妻子虽说学历不低,在上海也能找到体面工作,可最后还是因为不适应,“被迫”回到了南京。
张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毕业后,我在一家报社谋到了一份记者的工作,工资5000元。5000元里面我要除去租借房子1500元,日常开销1500元,如果遇上几颗重磅‘红色炸弹’,基本上不剩任何积蓄。“
但是最令夫妻俩感到难以接受的就是上海的高房价,张华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俩的月收入加在一起都在8000元左右,上海房价均价每平方米20000 元左右,如果想买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保守估算也要在200万元左右,按照首付两成、贷款30年计算,以后每个月还贷后根本不足以生活,更别谈要孩子 了。但如果在南京买房子的话,会省很多钱,压力小了,也比较现实。”经过反复考量,夫妻二人最终买下了南京一套80万元的房产,同时加入了钟摆族行列。言 语之间记者感受到了一个35岁男人的无奈。
在张华看来,南京是自己生活的地方,大街小巷都很亲切熟悉。上海是打拼的城市,承载着自己的事业与 梦想。对两座城市,他都有着深厚的感情,“无论待在哪里都好,小城市适合居住,大城市适合打拼,而且吃喝玩乐的地方特别多。”当记者问起他未来是否会选择 上海定居、买房时,张华说:“暂时没有计划,不过为了孩子,我一定会努力,希望他能在上海受到更好的教育。”

家庭之暖:晚上回家吃饭

他叫刘建春,供职于上海铁道报社,他这次的目的地是苏州网师园旁。每天早晨第一缕霞光映红天空的时候,他乘坐子弹头火车从苏州赶往上海,在天目东路旁边一幢建于1935年的大楼中,他打开笔记本电脑,抬起头,窗外就是老北站……
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无论春夏,他都5点半起来,整理下着装,拿着妻子为他准备的馒头出门,6点27分前抵达苏州火车站,搭乘D5459火车,7点09分到达上海,搭乘公交13路或者63路,到老北站下来。不折不扣,8点正好坐在位子上,打开笔记本电脑。
刘建春是年纪较大的钟摆族,作为一名铁路工作者,他见证了近二十年的铁路火车变化,“1994年的时候,我们当时坐的是绿皮车,晃晃悠悠补个觉就到了,到了之后才是高速列车,再是动车,现在就是高铁。“
刘建春每天钟摆于上海与苏州之间,虽然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件麻烦的事情,但是刘建春却是乐此不彼,“早上坐火车过来,都是来上海工作的,时间长了大家都是 非常熟悉的朋友。”当然有时候碰到恶劣天气,刘建春也非常郁闷,但还是硬着头皮准时踏上D5459,“我还是比较享受这样的生活,苏州的空气比较好,上海 的节奏比较快,一天之内既能吃到豆腐干,又能吃到五香豆,这可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可真正让刘建春放弃定居上海念头的,是因为妻子有一份安分踏实的工作,“我的妻子是一名中学老师,她并不想离开苏州,如果来上海她还要重新找工作,太麻烦了。”
为了妻子的事业,刘建春只能奔波于两地,每天17点准时离开单位,坐上17点37分D5444的动车赶回家吃晚饭,到达苏州18点18分,然后坐地铁再 回家。当记者问及刘建春为何不考虑早一班火车回家时,刘建春笑呵呵地告诉生活周刊记者,“这个时间是最标准的,可以逃避做饭,回家就能吃上现成饭了。”
作为《火车老站地图》的作者,刘建春显然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他打开书告诉记者,“这样看来,最早的钟摆族应该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旧上海的一些名人,比如鸳鸯蝴蝶派小说家周瘦鹃,他经常钟摆于上海与苏州之间。”刘建春笑道。
像刘建春一样“工作在此城,居住在别处”的“钟摆族”,随着长三角高速路网的形成,势必流行起来:家在苏州或昆山的人,向往上海的大都市氛围,在上海谋 一份工作的人不在少数。随着城际铁路的建成通车,使得工作在上海,居住在苏州或昆山成为可能;因为城际铁路带来的便捷而使得事业、家庭都能更好地兼顾着。

生意之烦:一小时经济圈

在搜房家园论坛上,异地置业、坐高铁通勤如今是个很热门的话题。但是很多人都意识到,如果坐高铁的成本不能明显下降,异地置业反将额外增加购房者的经济压力。“一小时生活圈不太可能,还不如一小时经济圈更为现实。”张洁科如是说。
张洁科,一家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老板,今年年初的时候,张先生在苏州、无锡开设了营销分公司,主打“江苏牌”,在苏州、江阴、常州等重要的二线城市完成布 点。可是分公司一间间开出来以后,烦恼也跟着而来。为了掌控财务和营销进度,张先生不得不频繁地往返于上海和二线城市间。
“高铁开通后,如果早上9点前能坐上班车,上午到南京的公司召开会议,晚上布置完任务后坐末班高铁回沪,这是最好节省酒店费用的好方案。”张先生告诉记者。
“按照目前的城铁运营成本,商务通勤是可能的,若要提一小时生活圈则为时尚早。”同济大学铁路规划专家孙章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指出,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城铁的主要客流仍将是商务客,这主要是由其运行成本和票价决定的。
根据孙章的测算,一条城铁线的盈亏临界点是每天10万客流,只有当到达或者超过这个临界点时,高铁形成规模化运行,票价才有望降低。且不说目前京津、武 广高铁线客流的不足,就是在高铁运行已经很发达的日本,其新干线的票价之高也堪比飞机票。因此专家指出,在沪宁高铁运行之初,市场尚处于磨合期,票价机制 的形成有待进一步成熟,未来在客流形成一个固定量时,必然会推出打折、促销等优惠措施,但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上海市铁路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 者采访时也坦陈,在遍布全国的铁路网中,沪宁铁路已成为最紧张、最繁忙的一条干线。尽快缓解沪宁交通“瓶颈”,加快推进客货分线运输,充分释放既有线货运 能力,早日实现“人便其行、货畅其流”目标,建设一条具有世界一流快速、经济、安全、低碳、环保的现代化城际铁路已迫在眉睫。

钟摆之痛:现实与梦想的差距

曾经,“工作在上海,生活在苏州”是一个美丽 的梦想。而现在,很多人突然发现,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现实。工作生活双城化、房子两地买、婚姻周末化,社交网络多城交叉,原有的单一城市生活工作模式被打 破。他们不再是上海人,也不是苏州人,他们称自己为“长三角人”,或者换个流行的说法,叫“钟摆一族”。所谓“钟摆”,就是固定的从一点到另一点,这些“ 钟摆族”大多是公司白领,生活方式是固定的线路、固定的时间、特定的方向,周末从工作地出发,度过两天的家庭生活后,又在周一上班前回到工作地。
由于高铁,动车,城铁的不断发展中,交通越来越便捷,支撑着“钟摆族”的不断壮大。跨越城际的“早出晚归”在长三角地区已经成为寻常事,今后,会有越来 越多的人选择在浙江嘉兴居住、来上海上班,或者在上海退休,去无锡养老。现在,一到周末,从上海发往苏州、杭州方向的列车上的人流明显增多就已经反映了这 一趋势。
二三线城市“钟摆族”的出现也体现了当今社会年轻人生活方式的改变。“成为‘钟摆族’以后,我可以周中找上海的朋友吃饭,周末可以回 家陪父母,找高中同学喝茶。我觉得以后的生活会很丰富多彩,不用死死地拴在一个城市。”“让上海多一个西湖、杭州多一个外滩,在快速列车公交化后,就是现 实了。周末的午后,是选择在杭州的龙井问茶,还是陪女友逛上海的淮海路,时间成本是一样的。”
专家表示,高速铁路动脉的畅通,有助于推动城市 之间基础设施共享,公共服务均等化,加快全国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同时也为更多人“工作在此处、生活在别处”提供了可能。批评者反对说,太多的旅行是浪 费,并且如果早些时候房价受到控制,这种情况本来可以避免。现在另一个具有社会意义的问题也开始显现:更多时间在路上意味着同配偶在一起的时间减少。在日 本,有研究显示,定期在不同城市间奔波的人群离婚率较高。
但无论如何,“钟摆族”已经成为了一种不可逆的现象,而且正在不断壮大中。就算诞生些许的新问题,也只有在发展中去不断地解决它。交通便捷给“长三角”人带来的变化,将一点点显现出来。
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既然被人这么称呼了,那就欣然接受吧。其实钟摆的两个点不仅仅是单独的两座城市,而是一个轮回的过程,包括上班下班、睡去醒来、 购买消耗、吃下拉出、生死轮回……似乎没有人能摆脱钟摆。既然往返轮回这是事实,那我们就应该在过程中体验快乐了,让整个生命快乐起来。凡事看心态和修 行,每天推着注定要滚下来的巨石上山,西西弗依然是满心欢喜大步走下山的。

相关Link

前往虹桥站沪宁城铁的推荐路线

建议广大乘客搭乘集约化的交通方式——特别是轨道交通方式前往虹桥铁路站,对于选择个体机动出行的乘客推荐如下路线:
一、对本市郊区和苏浙地区的旅客,可通过市域高速公路网进入沈海高速G15,接崧泽高架路从虹桥枢纽西北口进出;
二、对于中心城虹桥枢纽以北地区(一般以延安高架路为界)的旅客,可通过城市快速路网及外环高速S20,经长宁路-北翟路接北翟高架路进出;也可利用天山西路、仙霞西路等地面道路至七莘路,根据相关标志指示进出;
三、对于中心城虹桥枢纽以南地区(一般以延安高架路为界)的旅客,可通过城市快速路网及外环高速S20,经漕宝路进入嘉闵高架路,从虹桥枢纽西南口(即 建虹高架路)进出虹桥枢纽;也可通过吴中路、七莘路、虹桥路-沪青平公路地面道路,根据相关标志指示进出;或绕行至北翟高架路,从虹桥枢纽北口(即虹翟高 架路)进出。
提醒:虹桥枢纽内的高架系统主要服务于航站楼、铁路站到发交通,不支持过境交通。过境车辆可以选择虹桥枢纽周边的嘉闵高架路、北翟高架路、沪渝高速G50和外环高速S20绕行。

关键字: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