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地铁网 > 地铁建设, 头条 > 文章正文

[杭州地铁事故]中铁四局党委副书记鞠躬道歉

admin 发表于 2009-10-13 12:31 | 阅读 4,496
 

□幸存的工友谈起事发时仍心有余悸

□1米粗的钢管散落一地

□姜 鹏 浙江杭州报道

记者昨日从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现场了解到,截至16日22时20分,“11・15”事故已造成4人遇难,17人失踪,送至医院救治的伤员中,已有9人 出院,还有15人仍在接受治疗或观察。坠入塌陷处的11辆汽车也已于16日凌晨被吊出塌陷深坑。目前事故原因调查与善后工作正在进行中。

15日,在建的杭州地铁一号线湘湖段突发坍塌事故,当时有近百名工人正在工地施工。

事发当日,浙江方面即成立了杭州地铁工地塌陷事故调查组,但至今调查结果未出炉。在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中铁四局党委副书记资宝成当众向遇难者、受伤者及其家属以及公众鞠躬道歉。

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一些幸存工友将地铁坍塌原因指向了工程的施工环节。

[幸存者回忆]

钢管一个劲往下掉

地铁坍塌处紧挨着萧山区东湘村,工地上的数百名工友租住在这里。在一间阴冷潮湿的出租屋里,来自四川达州大竹县的钢筋工朱举忠对着钢筋工友班的三页名册 清点人数。叫一个名字后听到回音,朱举忠就在这个名字后面画一个勾。“3个人后面是空格,估计不行了。”56岁的朱举忠用嘶哑的声音吃力的说。“嗓子哑 了,都是昨天(15日)给吓的。”用手指抚了下稀疏的头发,朱举忠清了清嗓子,讲述了地铁坍塌时的惊魂一幕。

15日下午1时,又到了上工时间。工地上50多人租住在一间出租房里,朱举忠年龄稍长,招呼大家到工地上去。木工组工友方平正在午休,被朱举忠叫醒后,方平埋怨说,“催什么,催命呀!”

岂料,一语成谶。

朱举忠和工友踩着阶梯,下到地下18米处的工地上。陆陆续续,钢筋班约40名工友、木工组约30名工友、防水班、支撑班、泥工班等工友全部上岗。半年来,他们一直在修建杭州地铁一号线位于萧山出口的列车站台。

下午3时20分,风情大道和东湘村的十字路口亮起了红灯,11辆汽车停车等候交通信号。突然,路面下传来“轰隆”一声,11辆汽车消失在地平线上。在朱举忠的上方,与工地平行的马路风情大道在顷刻间塌陷15米。

正在忙着扎柱子的朱举忠听到“轰隆”一声后抬头一看,前方20多米远的地方,10多米长、直径1米多粗的钢管“咣当咣当”往下掉,砸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四周的灰尘扑面而来。

出于求生的本能,朱举忠拔腿跑回到工地一角,近30名工友已经聚集在这里,后面已经无路可逃。坍塌的方向仍旧传来“砰!砰!砰!”的巨响声,朱举忠和工友们围成一团。所幸,钢管坍塌的声音逐渐平静下来。

工地坍塌的那一侧,当时也有很多工人在作业,瞬间便被坍塌的土石掩埋。

吊车救出30名工人

地铁工地上方一侧是风情大道,一侧是河涌。顷刻之间,坍塌导致了河涌决堤,河水迅速向近20米深的工地倒灌。倒灌的河水来势凶猛,一会儿就淹没了工人们的脚。“救命呀,救命呀。”惊慌失措的工人朝天空大声呼喊求救。然而,除了祈祷救援早点到来,工人们无能为力。

路面的施工人员也被突如其来的事故吓得目瞪口呆,一片惊慌。地下的工人急得直跺脚,朱举忠掏出手机,拨打110报警,但始终无法接通。

据工人事后估算,事发8分钟后,一辆起重机将一个原本运输钢筋的铁笼吊起,朝着工人呼救点降下去。

爬进铁笼就意味着获救,工人一拥而上。朱举忠费尽气力,爬进铁笼。直径2米的铁笼挤满了20多名工人。

小小的铁笼实在无法挤进更多的人容纳更多的人。此时,倒灌的河水已经淹没了工人的小腿。方平、许新华等3名工人趴在铁笼护栏上,用手牢牢抓紧铁栏。然而,当吊绳升到半空,铁笼开始剧烈的晃动。趴在铁笼上的方平等人靠双手已经支撑不住,从高空重重地摔落在工地上。

“有人掉下去了!”铁笼里一阵躁动,铁笼摇晃得更剧烈。朱举忠大声呵斥,“都别动,(铁笼)一翻,大家都要死!”最终,摇晃的铁笼落到地上,朱举忠爬出来,两腿不停地颤抖。

方平等3名工友从高空跌落,正落在了江西吉安老乡张小华的面前。“摔死了,如果第二次上吊车就好了。”张小华眼神迷离,忧伤地说。起重机第二次吊着铁笼去救人,张小华等7名工友爬上了铁笼,成功获救。

张小华这批工友获救后,倒灌的河水迅速上涨到4米多高,坍塌现场被河水吞没。据张小华介绍,铁笼共救起30名工友。

截至昨日22时20分,杭州地铁塌方事故已造成4人死亡,另有17人失踪。随着打捞的继续,施工人员的死亡人数还将增加。

[事故现场探访]

钢管如火柴棒散落一地

昨日下午3时,晨报记者赶赴杭州地铁坍塌事故现场。来到东湘村附近,通往事故坍塌处的三个主要出入口已经被当地警方封锁,过往车辆和人员均需凭证出入。

通过警戒线,步行几分钟,记者便来到东湘村马路与风情大道的十字路口。眼前,风情大道近75米长的路面坍塌,变成了“V”字形,与地面落差近10米。路面坍塌的一瞬间,11辆汽车一起沉到路面下,随后被迅猛的河水淹没。所幸,汽车内的乘客无一死亡。

风情大道的右侧,坍塌的地铁施工工地上杂乱无章地摆着数十根巨硕无比的钢管,根根足有一吨多重。粗长的黄色钢管远远看上去,像一把横七竖八摆放着的火柴,而坍塌的工地已被挤成了一个歪瘪的火柴盒。工地的右侧,正是决堤后倒灌的那条河涌。

记者发现,有几根原本用来支撑工地左右两侧承重的钢管,直径达1米,如今已弯曲如弹弓,足见坍塌的力度和惨状。

[事故原因初探]

施工现场土质存在隐患

至记者截稿时,杭州方面仍未公布地铁坍塌事故的具体原因。不过,记者在现场获悉,国家安监总局副局长赵铁锤赶赴地铁施救现场后,会同浙江当地领导视察救 援情况。面对施工单位负责人,赵铁锤责问道:“是否在事故之前就曾发现过事故隐患?”这名负责人表示,确实存在隐患。“这里的土质存在着隐患。”朱举忠向 记者透露,与其它地铁施工点不同,发生坍塌的东湘村地下土质非常松软。按照朱举忠的经验,挖到地面20米以下应该能挖到沙石,但朱举忠等工友告诉记者: “越往下挖,土质越稀。”记者了解到,近年杭州多发地下施工塌陷事故。今年7月,杭州西溪隧道就发生施工塌陷事故。

让朱举忠觉得难以理 解的是,坍塌地一侧是车流较大的风情大道,另一侧是河涌,存在着诸多安全隐患,但施工单位的工程进度一点都没有因此推迟。挖掘机一下子就在风情大道旁边挖 开一道长100多米,宽20米的坑。“应该慢慢来,挖50米后停一停,等钢筋混凝土固定后再继续挖,估计就不会发生坍塌了。”另一名工友李梦说道。

让记者感到惊讶的是,这个40人左右的钢筋组里,大多没有参与大工程施工的经验。

朱举忠介绍,施工责任单位将钢筋组外包给了一名千岛湖的老板。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杭州地铁工地施工的工人大多并非专业人员,而且该工程的子项目存在着外包和分包的情况,施工人员的业务能力良莠不齐。

关键字:

我要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